首頁 / 新聞 / 正文

編輯部故事|運動員公寓的那天早晨

時間:2020-01-14 21:34 乒乓世界

摘要:北京時間2020-01-14 21:34 乒乓世界為您報道關于【編輯部故事|運動員公寓的那天早晨】的具體情況和說明,www.zpwvqx.live頻道乒乓世界君以圖文形式為您慢慢道來,本文關注焦點《》。

我們采訪乒乓球運動員,除了大賽賽后在混合采訪區的集體行動,想做點深度采訪,一般是等運動員訓練完,也就是晚上7點或7點半以后。雖然國乒隊員們是6點半“下課”,但大家基本都要加練、放松、治療,我懷疑他們每天吃晚飯都是8點之后的事。有了幾乎固定的采訪時間,我就很少有機會來運動員公寓,更很少有機會早上來。

2019年的10月15日是個例外,陳夢得知我快到截稿時間后,非常配合地把采訪定在她從公開賽回國的第一時間——下了飛機到了公寓就見面聊。 那天,我和陳夢陰差陽錯地經歷了她提前到了公寓甚至都吃完了早飯而我還在堵車,而我到了公寓樓下時她剛好排隊輪到了洗澡這樣互相等待的過程,倒是讓我有了時間在公寓樓下進行了一系列的“偶遇”。

那天,剛隨隊回來的德國公開賽大獎杯還擺在公寓大廳的茶幾上沒來得及收。

剛得了德國公開賽冠軍的樊振東來來回回往返在公寓傳達室和樓上的房間,處理外出參賽半個多月積壓的快遞。本來我也約了樊振東的采訪,但他在北京中轉一下就要去武漢參加軍運會,只好一臉抱歉地跟我承諾:“等我軍運會回來,回來咱們約?!庇谑俏议_開心心地和樊振東說了加油,根本沒想到軍運會后他更忙,連倒騰快遞的時間都沒有就去了世界杯團體賽。

那天,劉詩雯和朱雨玲出發去成都參加女子世界杯。

隊友車曉曦和楊蕙菁也一起陪同去訓練,車曉曦一早定了早餐外賣,特意囑咐送餐小哥一定趕在發車之前到,結果小哥比曉曦還著急,提前了十幾分鐘就送到了。車曉曦提前下來拿早飯,順便幫楊蕙菁拿上了她被公寓保安拾到的門卡。劉詩雯下來的時候整個人裹在一個閃亮的大羽絨服里,好像沒睡醒,卻挺高興地跟我打招呼,接著手里被塞上車曉曦分給她的早餐。接著朱雨玲拎著箱子下來,從箱子里翻出身份證好好地裝在身上,和楊蕙菁一樣跟我擺了手上了車,大巴準時啟程去了機場。

那天,丁寧背著雙肩包拎著紙口袋按時搭班車去訓練。

她看見我嚇一跳,“這么早?”我給她解釋了一下為何一早出現,并調侃了她一下說:“你也這么早‘上班’呀?”丁寧被“上班”兩個字戳中了笑點,跟我顯擺說,今天就四個人“上班”,其中就有她。原來,當時隊伍大部分人都要參加瑞典和德國兩站公開賽,剛回國都在調整,主力中,丁寧、劉詩雯和朱雨玲不參加德國公開賽提前回國,之前在隊里一起訓練,而這一天劉詩雯和朱雨玲去參加世界杯了,丁寧便迎來了“孤獨”的上班之旅。好在還有三個隊友和她一起,坐在公寓樓下的我目送她走后,情不自禁感慨了一下大滿貫寧隊長的敬業。

那天,經歷了這些偶遇之后,洗完澡的陳夢“香噴噴”地來接我了。

因為北京突然降溫,采訪地點從公寓一樓轉移到陳夢的房間。我第一次來陳夢的房間,進去之前還要路過一個睡得很香的孫穎莎。一進屋,全都是膠皮的味道。聽我說屋子里都是膠皮味,陳夢一臉不可思議,大大地呼吸了兩口說:“沒有啊,我怎么沒聞到?!钡N心地打開了窗戶,要給我透透氣,其實效果微乎其微,因為我感覺膠皮味都已經滲透在墻里。但聊著聊著,我也習慣了這個味道,陳夢也一定是這么多年與球板膠皮打交道,早就習慣了。

采訪中,我看著陳夢脖子上乒乓球拍形狀的項鏈,手腕上同樣款式的手鏈,再聽著她講在瑞典決賽對陣伊藤美誠的故事,覺得運動員們真是太可愛又好不容易,乒乓球真的已經融入他們每時每刻的生活,就像膠皮味已經融入了房間一樣。

|本文選自2020年《乒乓世界》第一期


標簽

友情鏈接:

今日要聞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